懇請各位幫忙

長期尋找一位叫堀切修司的日本人士,懇請各位朋友能夠幫忙轉發這篇文章,一個留在民國早年的遺憾,希望能夠完成這個心願,感謝各位

2009年12月24日 星期四

耶!找到了!

ㄎㄎㄎ~~終於找到這首廣告配樂了
不過真的是為了廣告而做的配樂
但是我覺得歌者音質非常好~很清澈
很適合唱這類輕快曲風的歌曲
好聽~~可惜好短...

2009年10月24日 星期六

外掛與遊戲間的雜思

這陣子我將從aion退出,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已經真的朝向完全ai「on」line方向快速前進了,
至於我們這些手動玩家除了在夾縫間求生存外,也只剩下退出一途。
每每上各大遊戲論壇都會有著使用外掛玩家與手動玩家之間的對立,
外掛跟手動間的對立幾乎在所有除了博奕類型的線上遊戲上都會發生。


的確,對於大部分線上遊戲來說,
外掛的其實是高速加速遊戲進程的一種程式,
如此的進程對於手動玩家來說完全是無法跟上,
以至於最後被被動牽著走,
很遺憾的,這與人類的許多本性有關係,
外掛的出現也讓大多數遊戲超速的走向終點以至於只能做短期的經營,
也讓我開始猜測未來的線上遊戲設計方面是不是不可避免的會朝向兩種方向進行?


一種是在遊戲初始設計上就讓外掛幾乎無用武之地:
雖然不是最完美但目前最為人所知的代表就是魔獸世界
魔獸絕對不是沒有外掛,但是外掛的生存空間非常少,加上官方的強力取締,
配合遊戲本身設計的機制下,使得外掛在魔獸上面鮮少出現。
雖然官方不斷地推出新一代的改版,但是幾乎算是純手動玩家生存的空間下,
魔獸的遊戲壽命顯得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可以維持這股熱潮。


另一種則是我認為的未來一定會出現的設計:
專門為外掛所設計的遊戲,
我要強調的是,並非遊戲本身就附帶某些外掛功能(例如自動練功)就算是這種設計,
而是除了官方賦予的能力外,玩家甚至可以開發出其他的外掛功能自行附加(其實有點像是巨集的相仿概念)
在這樣的前提下遊戲依然不會因為外掛而加速遊戲的進程而縮短壽命,
相反地玩家必須活用這些外掛讓遊戲更有樂趣,
以至於玩家互相競爭顯得更加白熱化與豐富性,
當然,這樣的遊戲裡,純手動玩家就顯得完全無法生存了。
我玩過得遊戲不多,這方面的代表遊戲我倒是真的想不出來,
也許已經有,甚至是已經有許多玩家我不知道,
但我認為未來另一種遊戲設計的主軸也會於此。


玩家去玩遊戲就是為了獲取「樂趣」、「成就感」、「放鬆」與「刺激」,
現在很多遊戲的設計上面經常忽略了機制的核心上手動與使用外掛帶來的問題,
就如同社會一樣,在網路上道德的抵制力量越發低落,
又不同於現實社會上,網路並沒有真正類似警察與執法者的力量可以作為抵制,
我知道世界各國都已經往這方面努力,
但是速度實在遠遠不及網路發展與普及的速度,
現在遊戲設計的核心機制上許多公司還抱持著賺一票或是依賴玩家道德及代理商取締,
從遊戲的核心機制上真正開始區別我認為才是一個遊戲能否長期獲得玩家支持的絕對要點,
不容忽視的,使用外掛的玩家也已經成為另一支主流玩家。

2009年10月19日 星期一

修真購物頻道 第二章 面試

請問如果你進到一位正妹的房間又有幸可以在光明正大卻四下無人的情況下用她的電腦,你會想做什麼?

別假仙!只要是男人,具有一點點邪念的真男人,一定會想看看裡面有沒有正妹勁暴的照片對不對?

而且通常女性對電腦都沒有太深刻的認識,只要用的順就行了,當電腦出問題時只要找個男同學「塞奶」一下就有免費的維修人員了,甚至連十元的飲料錢都不用花,讓他進本姑娘的房間裡就是無上恩典。

很可惜,沛涵學妹完全推翻上面的論點,她的電腦功力可是比百分之七十的男同學還要好,坦白說,也比我好,因此學妹電腦裡頭只要是她覺得重要的檔案,一定會用某些程式加密隱藏起來,想翻也翻不到,翻到了也沒密碼,雖然我認為這防不了真正的駭客,但是對於我這電腦知識普通的人來說,已經完全可以防護住,啊~多麼讓人乏味啊。

不過正經事情還是趕快辦一辦比較好,不然學妹上來一定又會調侃我,拿出我的隨身碟插入電腦,印出我準備面試用的履歷,雖然八寶粥公司聽起來有些奇怪,但如果真的是家不錯的公司,老天保佑讓我錄取啊!正在發呆時,學妹買完飲料回來了。

「學長,純喫茶紅茶沒了,綠茶好嗎?」學妹略帶歉意說道。

「沒問題,學妹請的都好!」嘴巴甜一點希望等等晚餐學妹能手下留情。

「呵呵~學長嘴巴真甜!正巧7-13只剩最後一瓶紅茶,那就是我的囉!」學妹露出開心的笑容。

不會吧!有這麼巧?不過有求於人,這點小事男子漢大丈夫忍一忍就過去了,況且等下還要花大錢,趁現在能賺點本回來也不錯!一邊笑著從學妹手中接過飲料,一邊把我曾經非常自豪的履歷檔案打開來列印。

「喔~學長你的履歷真多頁耶,借我看一下可以嗎?」學妹嘴巴說借,手早就從印表機上抽走幾張已經印出來的履歷。

「嗯,可以啊!」我知道我的回答有跟沒有一樣,不過說出來起碼讓自己自尊好過一點。

「好意外啊!學長你交過五個女朋友啊!」學妹拿著剛印出來的那頁說道。

「是啊!」喂喂喂~學妹你光注意我女朋友有幾個?那不是重點啊!

「奇怪了,我以前在大學怎麼沒聽說過你有女朋友?」學妹眼中閃爍著名為八卦的光芒。

「大一的時候分手了,後來因為忙著唸書跟系上的活動,就沒有注意這方面了。」我說學妹,不是重點你這麼好奇做啥?主管不會因為我交女朋友比較多就給比較高的薪資好嗎?人家說女人是八卦的生物還真是有些道理,啥?你問我既然不是重點為啥還要寫出來?這就是我一位之前畢業後回學校的學長經驗之談了,那位學長長相普通,他某次面試的時候面試官問他有沒有交過女朋友,那位學長很正經的回答說「我專心忙於課業,所以並沒有多餘時間注意這種事情!」多麼正經而且充滿上進心的回答啊!沒想到那位面試官卻說,不好意思,我們公司不要只會唸書的人,那位學長就這樣被刷了下來,為了避免同樣的悲劇再度發生,在履歷上我特別寫出來以防萬一。

「那~學長,你的前女友都是怎樣的類型啊?」學妹眼中的光芒更亮了。

「怎樣的類型?沒有特定的就是了。」我推一推眼鏡老實的回答道。

「哇!沒想到學長你這麼隨便啊!什麼都好喔?」學妹故作驚訝的說道。

「什麼叫都好!?我也是有堅持的好嗎!?」我皺緊眉頭訂正學妹的說法。

「喔~~?真的嗎?說來聽聽吧~」學妹臉上寫著不信兩個字。

「我從來不相信一見鍾情!對於學弟那些所謂一見鍾情,我個人認為那叫做一見發情!那只是生理上的衝動,經過一段相處的時間後發覺到對方的優點,看見對方吸引人的地方,瞭解對方讓自己愛上的特點,通過那樣的考驗,我才會對一個人動心!」說著說著,我不禁激動的連拳頭都握起來了。

「喔~~~~?那要相處多久呢?一天?」學妹眼光中不信任的光芒依然存在著。

「拜託,我每個交往的女朋友都認識半年以上才真的開始追求對方的!」我更加用力的申明。

「好吧,我就相信學長吧。」學妹總算是相信我了,大概吧?

在這一陣閒扯之中,我重要的履歷也印好了,本來也就不需要多久,我皮包受刑的時候也到了!啊啊~看著我扁平的荷包,我不禁悲從中來。


「嘿嘿~學長~~~晚餐有什麼好料的啊?」學妹高興的在我身邊蹦蹦跳跳,夜晚到來而亮起的各式招牌燈光,在櫥窗前為了吸引顧客擺出的各式餐點模型正賣力的招攬客人,有些日式風格的餐飲店甚至門口就有員工對著經過的人們大喊「一拉下絲你嘛洩~~」,但我現在注意力完全放在學妹到底會選多宰人的餐廳來壓榨我的荷包!雖然說以前學生時代我就以防萬一有了筆小小的存款,但是現在我是失業大軍的一份子!這小小的存款已經跟冰塊放在烈陽下一般急速消失!啊啊~~完了完了~學妹很高興的跑到胡來爹門口翻菜單了。

「學長學長!你看,今日特餐是香草烤小羊肋排耶!看起來好好吃喔!」學妹興奮的指著菜單上說道。

「是啊是啊~不過羊都還沒長大就被殺掉,好像有點慘忍喔?」嘖嘖,我一定要想點辦法替我的荷包減少損失。

「好像是耶!那我們換別家吧!」學妹輕盈的一個轉身,身上某個部位也晃盪了一下,實在是.....不行不行!這是敵方的計謀!我一定要清醒!隨時保持警惕!

「哇!今天的港式點心有特價,學長這個怎麼樣?」學妹來到廣福樓櫥窗旁邊說道。

「學妹,你真有眼光!多樣化的選擇可以吃到盡興!不過好像不利於體重控制...」我雙手摸摸下巴道。

「學長好貼心喔!這樣說也對!」學妹狡猾的眼神一閃而過。

「還、還好啦~」我有點心虛的回答。

「呵呵!那我也不能辜負學長的心意,就決定是這間囉!」學妹不等我回答一腳踏進店裡。

這....這........這不是一般的陽春麵攤嗎!!!?我帶著不敢相信的眼神看著學妹。

「有必要把我想的這麼壞心嗎?我很清楚學長在找工作,再怎麼說也不會趁機敲你一頓!」學妹不滿的嘟起嘴,看起來是多麼的可愛啊!學妹現在在我眼中簡直有如天使般的存在啊~~~!

「不過學長找到工作以後一定要請我吃大餐喔!」學妹滿懷笑意說出令我膽寒的話,瞬間學妹天使般的形象破滅,取而代之的是彷彿背後多了條小小的箭頭尾巴以及一對蝙蝠翅膀...嗚....好可怕啊。

「好啊!」身為男人最後的面子問題!在怎麼樣也要保住。


被學妹敲完一頓晚餐後我騎著我的「盡量125」回到住處,一路上我都在思考著到底八寶舟是個什麼樣的公司,而我自己又是在怎樣的情況下投履歷的?為什麼我一點印象也沒有,人力銀行上面我的履歷也設定保險業以及一些非相關產業看不到我的履歷啊?對方又是怎麼知道我的電話呢?難道是我電腦中毒了?不排除這個可能,找天請人來看看好了,不過現在錢不多,以後再說吧。

我的住處是個整棟都是套房型的大樓,有點年份,但是前幾年才趁著政府補住的時候拉皮過,所以外觀看起來非常新穎,我的房東就是我老爸,這是他在北部買下的房產,他跟老媽八年前說什麼要追求更高的理想,帶著老媽跑去大陸,除了每個月寄些生活費回來外,想聯絡他的手段只剩下書信了,不過我每次寫信都沒有任何回應,老實說我蠻懷疑真的有寄到他們手上嗎?這麼多年下來我也習慣了,總之他們兩老能夠追求他們的人生理想不是很好嗎?總之現在他們應該沒問題,我自己的問題可大了!我的人生規劃到底哪裡出了錯誤?不管了,總之三天後要去面試了,我想以我的聰明才智就算對方是詐騙公司之類的我一定也能識破,現在的我已經退無可退了!就賭他一把吧。

依循著之前的想法,今天我站在這棟大樓的入口處!詭異啊.....怎麼樣都覺得詭異啊!這棟大樓是現在非常常見的玻璃帷幕造型,深藍色的窗戶映射著天空與山上的草地,山上?沒錯!這裡是陽明山啊!而且還是半山腰上!聳立著一座七層樓高的玻璃帷幕建築!?太詭異了吧!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公司樓下居然還停著一匹馬?我絕對可以肯定這裡不是詐騙公司的,是比詐騙公司還要可疑的地方!冷靜下來,一定要冷靜下來,我是不是應該現在就離開這邊避免惹禍上身呢?

「哎呀,真少見呢,我們公司今天居然有人來呢?」我的身後傳來一陣聽起來就十分有女人韻味的美妙聲音。

我訝異的轉過身去,映入眼簾的是一位穿著著紫紅色旗袍的成熟女性,剪裁貼身的旗袍將她完美身段襯托的恰到好處,加上她雖然綁成馬尾依然及腰的長髮,眼角有顆撫媚的小痔,女性魅力濃烈的衝擊我的視覺,總覺得完美的有些不真實。

「您好,我是今天來面試的人。」我聽到自己聲音呆板的回答,一定是衝擊太過強烈所至。

「太好了!今天要來面試的就是你啊?我們應徵廣告登了這麼久都沒有人來,正傷腦筋呢,加油喔!」當她笑起來的時候彎成半月牙的眼睛配上眼角的那顆痔,簡直誘惑力全開啊!衝擊怎會這麼驚人啊?我的老天。

「好的。」我腦內又迴響著自己呆板的聲音。

我的腦袋快點恢復正常運作啊!!等下我還要面試啊!!咦?好像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莊友修先生,您的履歷十分詳盡完整,因此我只想問你一個問題,請問你對於業務這個工作有什麼樣的看法?」老天,沒想到剛剛那位大美女就是我的面試官!幸好經過兩次衝擊之後我有了一定的抗性,腦袋還能維持一般的運轉,看她現在滿臉笑意的看著我,好緊張啊!莊友修你要爭氣點!要好好表現啊!我努力的替自己做好心裡建設。

「我認為業務是一間公司的命脈所在,公司的產品再好,如果沒有業務將其推銷出去也是枉然,可以說,公司的成長動力也是源自於業務,業務不只是將產品推銷出去,顧客的喜好、問題及建議也都是業務即時反饋回公司,未來公司產品以及服務上改善的基點由此而來,業務是一家公司活動的門面、行動的廣告,是極為重要的部門!」我的思考能力還是沒有完全恢復,只能說出這種乾巴巴的制式回答,希望能過關。

「莊先生,您的回答我很滿意,這三天內我們公司會給你消息,如果錄取的話再請您到公司來,我們會替您做一些職前介紹以及教育...訓練?總之,今天謝謝您撥空過來,小茹,帶我們莊先生出去吧。」旗袍美女面試官起身對門口吩咐,這時我才發現除了她之外還有另外兩個男人也在,怪了,我居然沒有注意到。

回家的路上我的腦袋運轉慢慢的回到平常的水準,才讓我想起很多疑點,那棟大樓本身位置奇特不說,我記得整棟大樓好像沒什麼人,門口還停著一匹馬!詭異,太詭異了,如果到時候對方通知我錄取該怎麼辦?去?不去?啊啊~~~~好煩啊!等下打電話問問看死黨們的意見好了,俗話說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

謝騰雲,我從國小就認識的換帖,如果世界上最瞭解我的人排名第一的是我爸媽,那第二名絕對是他,有時候他甚至比我自己還要瞭解我,說難聽一點,多年來的默契他簡直是我肚子裡的蛔蟲,而且這傢伙聰明才智都跟我差不多,因此我們從國小同班開始,同一個國中,同一個高中,連大學都一樣!但我現在跟他的分歧點就在於他決定繼續在研究所裡面混,而我決定先出社會再說,畢竟我也算是有經濟上的壓力,那小子家境還不錯,唉,當初我要是決定留下來會不會比現在好呢?算了,都決定出社會了,好馬不吃回頭草!等下吃飽再打給那小子吧。


上一章

2009年9月17日 星期四

2009年9月14日 星期一

喔.....金裝必定獲得法!

官網連結~請安心服用這是用白金幣換金裝的官方資料~還不錯~好幾個部位讓我很心動....只是那個白金幣的量實在是....嚇人啊!

2009年8月30日 星期日

熾炎之翼的各位加油!下次就可以搞死大族長了!!

這是網路上找到的大族長打法
除了他以外~還有著許許多多的王也非常香甜可口!
讓我們一個一個把這些Boss推倒吧~~

這是令人驚異的6人小隊打法
嗯...他沒說他們隊伍的等級...不過還是很令人震撼啊!

2009年3月23日 星期一

人性本善?人性本惡?

也許這爭辯到後來會變成本能醜不醜惡之類的爭辯吧?
對我來說
人類並不像是性善或是性惡
本質是追求快樂
與其他生物不同的地方
人類多了更多點的思考能力
開始想著怎麼樣能獲取多一點的快樂
怎麼維持長久一點的快樂
單單為了追求快樂人類開始學會各式各樣的方式
當然也包涵了殘害同類
自然界動物同樣也會追求快樂
因此也會有著許許多多「變態」的行為
局限於思考能力不足
因此情況都不會比人類嚴重
或許人類最不該的就是進化成擁有思考能力這點吧

2009年1月19日 星期一

魔法歌 第三十八小節 突變

『跳躍獸是雀樂亞森林中獨有的動物,擁有一身淡褐色的毛皮,四肢十分粗壯有力附有鉤爪,雜食動物,性情溫和,移動方式相當特別,利用粗壯的四肢不斷跳躍移動,且會用鉤爪勾住樹木彈跳到樹上,肉質鮮美但捕捉不易,尾族人視為高級美食。』

節錄自魯西米達的『野生國度』




「孩子,別這麼沮喪嘛,我話還沒說完啊。」艾爾霍奇安慰斯塔雷亞道。

「什麼意思?」斯塔雷亞還處於打擊狀態中。

「雖然我跟蘭妮絲討論不出確切的原因,但我認為也許你要用的魔法專屬於你的魔法,就像你的祖先,聖魔法師凱恩亞一樣。」艾爾霍奇說道。

「專屬魔法?對不起,我更加不懂了。」斯塔雷亞歪著頭說道。

「聖魔法師凱恩亞,會被稱為史上最偉大的魔法師不只在於魔法吟唱技巧精湛,他還是歷史上唯一通曉四系元素之心的魔法師,還留下了至今只有他能夠施展的獨特魔法,『魂歌魔法』。」艾爾霍奇侃侃而談道。

「『魂歌魔法』?我閱讀到的魔法筆記中怎麼沒有看過呢?」斯塔雷亞回想起當初閱讀聖魔法師凱恩亞部份筆記時並沒有看過這種魔法。

「『魂歌魔法』這是後人所命名的,聖魔法師所留下的魔法中,有部份的魔法吟唱需要特殊的方式吟唱,目前除了聖魔法師凱恩亞本人外,還沒有其他人成功施展過,可以說是聖魔法師凱恩亞專屬的魔法,我才會說依照你的狀況,可能也要發展出專屬於你的魔法。」艾爾霍奇說道。

「難道凱恩亞祖先也跟遇到跟我一樣的情況嗎?也就是說,搞不好我有機會成功施展出『魂歌魔法』囉!?」斯塔雷亞興奮的說道。

「關於這點恐怕要讓你失望了,聖魔法師凱恩亞並沒有遇到你現在的情況,另外一點,你覺得現在回去家族裡頭他們會讓你看聖魔法師凱恩亞的筆記嗎?你還沒有證明你的決心喔。」艾爾霍奇指正道。

「對啊!族長一定不會讓我看的,我還是先完成族長交待的任務後再回去看看好了。」斯塔雷亞道。

「在我看來,小斯塔雷亞,『魂歌魔法』你應該也施展不出來,就最一點而言,你有通曉四系的元素之心嗎?」蘭妮絲指出道,斯塔雷亞呆立當場。

「而且.....」蘭妮絲話說道一半突然被艾爾霍奇打斷。

「老姐!我感受到一股強烈的負流,怎麼回事!?」艾爾霍奇驚訝道。

「不可能!你確定沒有感應錯?」蘭妮絲豁然起身。

「等等,讓我靜下來感受一下,麻煩大家安靜一下。」艾爾霍奇說完後立刻將身心沈靜下來專心感受,其他人默默的緊盯著艾爾霍奇。

二十分鐘後艾爾霍奇緩緩張開眼睛,其他人焦急的等待他的回他,只見他嘆口氣說道「老姐,我感受的沒錯,剛剛突然生成一隻鬼影獸,不過我剛剛只是初步的感知一下,只知道是在東邊,距離還不清楚,我要進行儀式來詳細感應,老姐你準備一下吧。」

「快去吧,我也沒什麼好準備的,等你確定位置我們馬上出發。」蘭妮絲說道,艾爾霍奇點點頭,轉身上樓準備儀式去了。

「蘭妮絲老師,有鬼影獸嗎?」斯塔雷亞緊張的問道。

「沒錯!不過這不可能啊,怎麼會有魔法師的地方還會出現鬼影獸呢?而且還是我在的地方!」蘭妮絲氣得三條尾巴膨脹兩倍。

「老師,不可能的事情,會不會是艾爾霍奇老師感應錯了?」沙爾汀說道。

「這方面我是絕對相信老弟的感應,我去檢查一下歌琉璃,沙爾汀,你的箭技可能會派上用場,也去準備準備吧。」蘭妮絲吩咐道。

「是的,老師。」沙爾汀領命而去,斯塔雷亞發現自己無事可作,想了想隨著沙爾汀而去。


「沙爾汀哥,你們說不可能不可能,指的是什麼啊?」斯塔雷亞提出剛剛沒有機會問的問題。

「艾爾霍奇老師沒跟你提到過嗎?」沙爾汀訝異道。

「提到什麼?」斯塔雷亞疑惑道。

「有魔法師常駐的地方絕對不可能出現鬼影獸。」沙爾汀道。

「為什麼?」斯塔雷亞問道。

「艾爾霍奇老師有教過你鬼影獸是怎麼形成的吧?」沙爾汀說道。

「有啊,有什麼關係嗎?」斯塔雷亞道。

「有很大的關係,有魔法師在的地方因為魔法師經常吟唱魔法,附近的魔法精靈自然會經常受到感動,導正附近的自然流動,也就不可能產生出負流,沒有負流當然就不會產生鬼影獸啊。」沙爾汀解說道。

「我懂了!那我等等該做什麼呢?像上次一樣嗎?」斯塔雷亞道。

「上次?斯塔雷亞你遇到過鬼影獸?」沙爾汀問道。

斯塔雷亞一五一十的把上次在銅葉鎮事情告訴沙爾汀,沙爾汀聽得驚訝不已。

「鬼影獸這麼強大?我能幫的上忙什麼?」沙爾汀疑惑道。

「不知道,等二爺他們計畫吧。」斯塔雷亞攤了攤手道。


「鬼影獸在西南方三公里處,火屬性,老姐靠你了,不過需要去偵查一下是什麼樣的動物才好下手。」艾爾霍奇向三人報告結果。

「艾爾霍奇老師您真厲害,連方位跟距離都可以知道,不過您是怎麼探知的?」沙爾汀從未見識過術士的本領。

「蘭妮絲沒跟你說嗎?我是繡曲師,還是位術士。」艾爾霍奇回答道。

「天啊!沒想到在我有生之年能遇見一位繡曲師!」沙爾汀簡直不敢置信。

「老姐,你有太多東西沒跟沙爾汀說了吧。」艾爾霍奇瞇著眼看蘭妮絲。

「嘿嘿,我忘了嘛。」蘭妮絲裝可愛道。

「好啦!我們需要一個人去偵查到底是什麼動物變成鬼影獸好讓我們擬定策略,老姐你有人能幫忙嗎?」艾爾霍奇問道。

「沙爾汀,交給你了,小心點,不要試著攻擊鬼影獸,牠已經毫無理性可言,確認是什麼樣的動物變成鬼影獸之後立刻回來,知道嗎?」蘭妮絲吩咐著。

「鬼影獸很好辨認,他不斷髮出各種魔法在四周進行破壞,火屬性的鬼影獸應該會大肆放火,有火災的地方應該就找得到了,現在是森林中我怕變成大火,快去快回,我跟蘭妮絲會晚點出發,爭取時間。」艾爾霍奇也叮嚀道。

「好的老師們,我立刻出發。」沙爾汀頭一點,立刻整裝出門尋找鬼影獸的蹤跡。

「二爺,那我該做什麼呢?」見到沙爾汀可以幫上忙斯塔雷亞有些羨慕。

「這次就不需要我們出馬囉!在一旁好好見識一下『水鏡女皇』的厲害吧。」艾爾霍奇說道。


沙爾汀在樹間快速的跳躍移動著,依照尾族的腿程三公里只要二十分鐘就能到達,現在情況緊張沙爾汀更是用盡全力,沒過多久憑藉著尾族天生優異的視力,沙爾汀看到遠處有淡淡地黑煙飄起,沙爾汀更是加速朝煙霧升起處奔去。

「天啊....太可怕了。」沙爾汀聽從指示遠遠的觀察,只見已經有一小片的林地開始起火,一隻動物在到處彈跳並發出各種火焰魔法造成破壞,讓沙爾汀膽顫心驚的起火的範圍越來越大,不快點制止將會釀成大火,從鬼影獸特有的行動方式看來,這應該是一隻跳躍獸變化而來,為了確認沙爾汀更接近起火的地方,忍受著迎面而來的熱浪,好在弓箭手訓練中很重要的一項就是動態視力,雖然鬼影獸移動速度相當快,但沙爾汀還是確認到的確是跳躍獸變化而成,沙爾汀立刻離開現場朝著艾爾霍奇他們方向奔去。

「二爺你們看!那邊有股濃煙!」斯塔雷亞指著遠處說道。

「該死的鬼影獸!居然引起火災,還是在炷節月的時候,看我怎麼收拾它!」蘭妮絲氣得身體有些顫抖。

「蘭妮絲老師!我知道了,是彈跳獸變化的鬼影獸。」沙爾汀尋著蘭妮絲的味道趕來立即道。

「沙爾汀,你做的很好,你先休息一下,我跟艾爾霍奇老弟討論一下馬上去處理,絕對不能讓火勢蔓延。」蘭妮絲伸手擦擦沙爾汀臉頰說道。

「老姐,你要怎麼做?需要我幫忙嗎?」艾爾霍奇道。

「等我除掉鬼影獸之後,淨化精靈的工作交給你了,還有兩位孩子的安全也注意點,跳躍獸的移動速度很快。」蘭妮絲說道。

「好的。」艾爾霍奇說完後拿出一顆寶藍色的歌琉璃,施展出『水玉浪濤』,這魔法將艾爾霍奇四周圍繞著一層寶藍色的光芒,是種水屬性的防禦魔法,藍色的光芒其實是水屬性的自然流,會將入侵的東西全部擋下,光芒可放大縮小以及釋放可進入的物體,對於火屬性的防禦更是優秀,當然也有一定的承受極限。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再施放一個『燐光晶層』吧。」蘭妮絲又在艾爾霍奇的魔法外施展了另一個魔法,原本的寶藍色光層外又多了一層淡藍色的網狀體,這是比『水玉浪濤』更加高階的防禦魔法,同時也在自己的身上也施放同樣的魔法。

「孩子們緊跟在我身邊,等等就看老姐表演吧。」艾爾霍奇說道,斯塔雷亞與沙爾汀點點頭表示理解。

「都準備好了吧?我們走!再晚一點我怕火勢會很難收拾。」蘭妮絲說完後自己一個人用尾族的移動方式先走了。

「啊!走這麼快!我跟斯塔雷亞追不上啊!這樣還看什麼啊?」艾爾霍奇搖搖頭,帶著斯塔雷亞與沙爾汀追上去。

艾爾霍奇等人還沒追上時,因為鬼影獸縱火而產生的濃煙已經消失,開始下起一陣小雨。

「老姐果然已經開始了,快快,要不然沒戲看囉!」艾爾霍奇加快腳步,斯塔雷亞與沙爾汀同時跟上。

上一章 第三十七小節
下一章 第三十九小節

2009年1月5日 星期一

魔法歌 第三十七小節 推論

『精靈戰爭後藍山大陸自然界大亂,為了讓自然能夠恢復、避免邪惡法師之流再度出現釀成大禍,得到魔紋筆記的魔法師-『脆空之音』丹茲特尼決定公開魔紋筆記,並聯合當時另外四位有名的魔法師-『流浪者』加斯默、『海響』提爾西、『靜默』多塔馬雷、『回聲』優布拉謝成立指導者評議會前身-指導之塔。

指導之塔以無條件公開並教導魔紋筆記為號召,吸引了不少魔法師前來學習,而指導之塔也帶著這些學生前往各地消滅鬼影獸以及各種反自然現象,指導之塔的名聲也在此時逐漸傳播開來,更多魔法師進入指導之塔,五位魔法師同時確立了而後傳承的規定,並草擬魔法師誓言,現代魔法師相關規定的雛型也是從此時確立。」

摘錄自蘭道夫.茨赫茲的『魔法編年史』




眼前只剩下一位水精靈輕靈的舞動著,由靜至動,由緩至急,肢體舞動的光流殘影是一道道的無根之河在空中流動,斯塔雷亞看得入迷,完全不知時光流逝,不知不覺間斯塔雷亞跟著水精靈的舞步哼著自創的曲調,這是屬於斯塔雷亞體會的水之音。

蘭妮絲每天都會分出一段時間觀察『淨水誕界』中的斯塔雷亞與艾爾霍奇,沙爾汀也會在一旁好奇的聆聽兩人的狀況。

「喔!斯塔雷亞那孩子還不錯,會開始試著唱出水之音。」蘭妮絲說道。

「那斯塔雷亞可能會成功囉?」沙爾汀問道。

「還差得遠,斯塔雷亞的水之音太過單調,他見識過的水之面貌還太少,歷練還不足呢!不過斯塔雷亞的資質真的不錯,也許見過更多的水之面貌後會有機會成功。」蘭妮絲笑答道。

「艾爾霍奇老師的情況呢?」沙爾汀接著問道。

「老弟啊~他正避著眼睛也不知道在做什麼。」蘭妮絲道。

「閉著眼睛?」沙爾汀問道。

「『淨水誕界』不隻眼前的幻象,包涵觸覺、聽覺、味覺、嗅覺都有。」蘭妮絲解釋道。

「魔法真是神奇。」沙爾汀有些感慨自己沒有魔法的天賦。

「別傷心,孩子你的弓術天賦也是其他人沒有的。」蘭妮絲敏銳的察覺到沙爾汀的心聲。

沙爾汀對蘭妮絲笑著點頭表示自己不在意後道「時間過得真快,後天他們兩位就要從魔法中出來了。」

「是啊,替他們準備一些好吃的吧。」蘭妮絲笑容有些憂傷。

「好的。」沙爾汀板起面孔收斂情緒道。


第四天下午艾爾霍奇與斯塔雷亞從『淨水誕界』裡歸來,兩人歸來的一瞬間身邊的霧氣急速的收縮凝聚起來,化作一顆巨大的水球後崩散在湖面上,已經有經驗的蘭妮絲與艾爾霍奇早早退開到一旁,只有沙爾汀與斯塔雷亞因為看呆了被崩散的水珠淋了一身,兩人楞了一會兒後指著對方哈哈大笑,四個人充滿笑聲的回到蘭妮絲的住處。

「斯塔雷亞,有沒有什麼收穫啊?」蘭妮絲笑咪咪的問斯塔雷亞道。

「有!我想試試看我的魔法天賦回來了沒。」斯塔雷亞聲音有些沙啞。

「別急,看你聲音都啞了,好好休息一天後天再試試看吧?」蘭妮絲笑著說道。

「嗯!」雖然急切的想嘗試看看,但斯塔雷亞瞭解蘭妮絲說得沒錯。

「老弟你呢?」蘭妮絲轉而問艾爾霍奇道。

「不大,水之心距離我還有遠呢。」艾爾霍奇嘆口氣說道。

「呵呵~至少距離又拉近不是嗎?繼續加油就好啦!」蘭妮絲笑道。

「喂、喂!我可不像你能活這麼久耶。」艾爾霍奇道。

「那就加倍努囉!」蘭妮絲笑得更燦爛。

「哼~說的也對。」艾爾霍奇輕笑道。

「好啦!為了慶祝兩位都有所收穫,今天晚上吃大餐囉!」蘭妮絲大聲說道。

「喔~~~~~~~!」斯塔雷亞高興的舉手附和道。

「嘿嘿~」沙爾汀邊竊笑邊將晚餐端上桌。

「啊~~~~還不能吃肉啊~~~~~!?」斯塔雷亞仰頭哀號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其他三人聽到哀號後開心的笑道。


第二天斯塔雷亞與艾爾霍奇都好好的休息了一天,連例行的練唱都暫停一次,雖然斯塔雷亞很想練唱,但嗓音還有些沙啞,艾爾霍奇要斯塔雷亞乖乖休息到嗓音恢復後再練習。

沙爾汀為了遠行做最後的準備,閒來無事的斯塔雷亞坐在水鈴旁楞楞的看著水鈴轉動。

「雖然鈴聲是水帶動的,可是卻不像是水的聲音呢。」斯塔雷亞呆呆的說道。

「那水的聲音應該是什麼樣子呢?」斯塔雷亞背後傳來蘭妮絲的聲音。

「蘭、蘭妮絲老師!」斯塔雷亞連忙想要站起來。

「別那麼緊張嘛!我又不是吃人的野獸。」蘭妮絲皺眉道。

「不不、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斯塔雷亞連忙否認。

「開玩笑的囉!孩子別緊張,來!告訴我,你覺得水的聲音是什麼樣子?」蘭妮絲笑道。

「我覺得應該是更輕柔而且和緩的聲音,那種悠悠揚揚傳到耳朵裡的感覺。」斯塔雷亞努力形容自己的想像。

「孩子你認為水只有一種聲音囉?」蘭妮絲問道。

「我在『淨水誕界』裡頭是這麼感覺的。」斯塔雷亞回答道。

「『淨水誕界』是讓你更加仔細體會水的魔法,每個人進去後的情況都不一樣,是以每個人曾經的經驗為依據,孩子,你見過水的面貌還很少,我可以確切的告訴你,水不是只有一種聲音,未來旅行時到任何地方感受一下那個地方的水是什麼樣子吧。」蘭妮絲道。

「水的面貌啊....蘭妮絲老師,對你來說什麼是水呢?」斯塔雷亞問道。

「我想不要說太多影響你會比較好,不過其實已經透露給你過了,猜猜看吧!」蘭妮絲笑道。

「咦!?真的嗎?」斯塔雷亞開始回想。

「我還有事先離開囉,晚點見。」蘭妮絲摸摸斯塔雷亞頭後轉身離開。


晚上斯塔雷亞感到嗓子已經不啞,想要隔天來試試看自己的魔法天賦有沒有恢復的跡象,他將這個想法告訴艾爾霍奇,艾爾霍奇也不反對,但他一定要在一旁觀察才可以,兩人決定隔天下午待艾爾霍奇準備完畢就開始實驗。

晚餐時艾爾霍奇詢問沙爾汀行李準備情況,沙爾汀表示隨時都可以出發,艾爾霍奇當場宣佈二天後清晨出發,同時也要蘭妮絲千萬別宣揚出去,他很清楚如果宣揚出去到時候又會有場盛大的送行場面,蘭妮絲點點頭同意,並再三保證不會告訴村人,艾爾霍奇才真的相信蘭妮絲的話。

斯塔雷亞的吟唱依然沒有成功的形成魔法,讓斯塔雷亞深受打擊,但艾爾霍奇這次不只是自己留下來繼續實驗,還把蘭妮絲也找來,兩人又實驗了三個小時候才回來,沙爾汀則是不斷安慰沮喪不已的斯塔雷亞。

「小斯塔雷亞!跟你說一個好消息!」蘭妮絲三條大尾巴在身後悠然的晃盪著。

「老姐,別搶我要說的話。」艾爾霍奇摸摸鬍鬚不滿道。

「有什麼關係,你說跟我說還不都一樣,小斯塔雷亞,跟你說我跟艾爾霍奇完全肯定你的魔法天賦沒有消失喔!」蘭妮絲說道。

「我知道,二爺曾經有跟我這樣說過了....」斯塔雷亞顯得有氣無力。

「而且我跟艾爾霍奇推論出來可能的情況囉!」蘭妮絲接著說道。

「真的嗎?」斯塔雷亞有些精神了。

「我來說明吧。」艾爾霍奇把主導權搶過來。

「經過多次的觀察,我發現魔法精靈的確有受到你吟唱魔法歌的感動,因為初期的時候魔法的光輝有出現。」艾爾霍奇接著開始說明。

「有受到感動?那魔法為什麼沒有形成?是我吟唱失誤嗎?」斯塔雷亞不明白。

「不,你的吟唱沒有失誤,我每次都會在你吟唱完畢後留在原地繼續做實驗你知道是在幹什麼嗎?」艾爾霍奇道。

斯塔雷亞搖搖頭道「不知道,我怕打擾您的實驗每次很快就離開了。」

「我留在原地吟唱魔法,起初我發現只要你吟唱某系完畢後,該系魔法精靈變得難以感動,後來我試著吟唱其他系的魔法,其他系的魔法精靈也是同樣的狀況。」艾爾霍奇解釋道。

「嗯~我不太懂。」斯塔雷亞道。

「魔法是藉由魔法精靈受到感動後所形成的,但是每個人所唱的歌聲都不同,魔法精靈受到的觸動也不同,假設A魔法師吟唱完水系魔法後,B魔法師馬上在該處同樣吟唱水系魔法,兩個人的歌聲不同,因此水系魔法精靈依然會受到感動而形成魔法。」艾爾霍奇道。

「嗯嗯!」斯塔雷亞點頭表示這段能夠理解。

「但你的情況卻完全推翻上面的說法,而且不限於你吟唱的那一系魔法,所有的魔法精靈只要你在某個地方吟唱完畢後,某個範圍內一定數量的魔法精靈就很難再被感動,當然,是在一定時間內。」艾爾霍奇接著道。

「咦?會這樣嗎?」斯塔雷亞驚訝道。

「這是我跟你老哥還有蘭妮絲共同的看法,但是我認為如果有術士能夠看見魔法精靈會更加瞭解情況。」艾爾霍奇道。

「連二爺你也不行嗎?」斯塔雷亞問道。

「沒辦法,那是最高等級的術士才辦得到,史上也只有出現過幾個術士曾經達到這樣的境界。」艾爾霍奇道。

「那我之後應該怎麼做才能成功施展魔法?」斯塔雷亞最關心這個問題。

「不知道。」艾爾霍奇老實的回答道。

斯塔雷亞從椅子上跌落下去。


上一章 三十六小節
下一章 三十八小節

2009年1月2日 星期五

2008最离奇爆笑事件排行榜(轉貼)

朋友們,一年中最激動人心的時刻到來了。現在特隆重頒發2008最離奇最不可思議獎,以表彰那些在人類進化中最離奇,最不可思議的人們,是他們,使得我們生活的折磨和壓力不那麽難以忍受

得到本次大獎殊榮的是:
JAMES ELLIOT----作爲加利福尼亞長灘市的准打劫者,儅他把點38左輪手槍對准受害人開槍時,槍卡殼了。這時他做了非常有建設性的舉動----把眼睛對準槍口仔細瞄了一眼,同時扣動了扳機----這次槍沒有卡殼。

以下諸位是這個獎項的有力競爭者們:
  1. 一個瑞士酒店的廚師被一台切肉機奪去了一根手指,他憤然向保險公司要求賠償。保險公司懷疑是他操作過失,於是派了一個代表來檢查機器。這個代表自己嘗試操作了切肉機,他也失去了一根手指------於是,這個廚師的賠償要求得到了批准。

2. 一個男人在暴風雪的芝加哥街頭奮力剷雪一個小時,終于給自己的車清出了一個停車位。儅他把車開來時,發現一位女士已經搶了他的位置------可以理解,他朝她開了一槍,把她幹掉了。
  
3. 由於在一個非法酒吧停車喝酒,津巴布韋的一個司機發現自己巴士上的20名精神病患者全部逃跑了,而他應該把他們送到BULAWAYO的精神病院的。出於害怕他的粗心大意被批評,這個司機把車開到了附近的一個公共汽車站,允諾免費搭乘每個乘客。他把這些乘客送到了精神病院,並且告訴醫院工作人員,這些“病人 ”非常容易激動而且胡言亂語充滿幻覺------這個詭計直到三天后才被識破。

4. 一個美國少年因爲頭部被開來的列車嚴重撞傷而被送進了醫院。儅警察問他怎麽受傷時,他說他只是想看看自己能夠把頭伸到行進的列車多近的地方-----然後他就暈過去了。

5. 一個男人走進路易斯安那州某個便利店,拿出20元紙幣要求破開,儅職員打開收款機時,他亮出自己的手槍並要求職員把收款機裏所有現金給他。職員很快照做了,他拿了錢迅速消失,但把自己的20元鈔票留在了櫃檯上----他一共拿走了15元。(事實上這引起了一場法律上的爭論:如果一個人拿槍威脅着要給你錢,這算不算犯罪?)

6. 一個阿肯色小伙子似乎想喝啤酒想得要命,於是他朝一個賣酒商店的櫥窗扔了一個空心磚,打算砸破玻璃,搶幾瓶酒逃之夭夭------他沒注意到櫥窗是樹脂玻璃做的,空心磚反彈回來,把他砸得失去了知覺。整個過程被全部錄了下來(我猜想這個傢伙會不會把商店告上法庭)
  
7. ANN ARBOR 新聞報的犯罪專欄報道說,密歇根州的一個男子淩晨5點持槍走進快餐店打劫。職員拒絕說如果沒有點餐他沒法打開收款機。於是這個男子點了份炸洋蔥圈,但職員說早餐時間不提供這玩意兒----該男子深感挫折,悵然離去。


年度特別大獎:
警察在西雅圖街道上發現一個嚴重不適的人蜷縮在一輛房屋汽車旁,那人後來承認他企圖用虹吸管偷汽油------但他錯誤地將吸管的另一頭放到了汽車房屋的糞桶裏。(想象一下他用最含着管子大力猛吸時的情景吧)


轉貼自http://www.nch.com.tw/guestbooks.php?sid=82403&pages=1